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我们都爱换着玩
我们都爱换着玩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熟女小说
我们都爱换着玩 那是2004年的夏末,在老公再三要求下,我终于同意他要求交换的请求,不爲别的,只爲他是我的老公,更何况我受不了他一有机会就提交换的事,事实上我心理防线早被他磨跨了。

  我对交换是由开始的认爲不道德和道义上的讨厌,经过我老公的诱导和社会的耳渲目染,激发了内心的原始的欲望。使我对交换感到新奇和想试一试,只不过因爲传统道德的约束和社会对女人的束缚的缘故,我还不敢表面上表现的热情和向往,一开始我装作不答应,后来就装作不痛快的答应了。其实在心底也是很觉得新鲜,也很想新鲜新鲜。一眨眼都四十岁的人了,眼看着一天一天变老,拼命的工作,带孩子,侍侯父母和老公,头上已经有了白发,该享受一下了,趁着年轻玩玩。

  当我们进入房间,我才知道对方男士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上身穿黑色T恤,下面穿兰色的长裤,长得很高很壮,戴一幅金属框的近视眼睛,大约182的个头,肤色有点黑,说话很温和的样子,比较斯文,我从心里还不算讨厌甚至有点喜欢。他夫人好象年轻很多,长得很丰满,有163多,与我相比我只能算是太瘦了,而且我只有161,体重不过105。难怪老公总说要找些丰满胖点的女人,可能我这苗条的女人他已经厌烦了。

  这是个标准间,我与对方女士坐唯一的一张沙发上,他们两个男人坐在我们对面的床上。我老公看来与他们已经很熟,我知道他们在网上聊了有段时间了,不过我不想详细的过问罢了。对方夫妻好象很放得开,他们与我老公聊得很轻松,我只是默默座在沙发上。后来主要是两个男人在谈,话题主要在性上,我这才知道对方夫妻已经交换过三次了,对方男士讲着其中一次交换的经历,讲得很黄色,让我听到面红耳赤。对方女士倒很轻松,还安慰我让我放松点,说第一次她也这样。

  慢慢我知道对方男士姓洪,她老婆姓叶。他们两个男人开始将话题集中到我们身上,对方男士介绍说她老婆特点是丰满,而且口活很好。我老公说我很保守,身体不错,对方男士盯着我说,他特别喜欢我这样苗条的,而且喜欢与第一次做的女人发生关系,说象我这样的才刺激。他们已经是按捺不住了,对方男士突然提出交换开始后,我们需要无条件服从他们男的要求,时间是一天一夜,我知道那要求主要对我说的,我老公拍拍我让我听话,我脑子一片空白。

  先是对方女士进浴室洗澡,对方女士很大方,当着我们的面脱光了衣服,她乳房真的很大,而且身材很肥,屁股很性感,我老公一直看着她进入浴室。对方男士问我老公怎麽样,我老公连说不错。对方男士示意我老公,我老公心领神会,在我面前也脱得精光,走向浴室。看来对方女的有意没锁门,不一会就听见我老公他们的调情的声音。

  对方男士走到我跟前,对我说:“别紧张,叫我洪哥好了,我会好好疼你的。”我只感觉他摸我的头发,一只手开始摸我裸露的手臂,我全身发抖。浴室内传来对方女士的浪叫声。洪哥好象忍不住了,一只手突然放到我的乳房上,开始揉搓起来。要知道他是我除老公以外的第二个男人,我本能地抗拒,嘴里求他:“别这样,洪哥。”洪哥对我说道:“你老公已经在玩我老婆了,你看,人家已经开始享受了。我就喜欢玩你这样身材好的女人。小宝贝,快来吧,我等不急了。”说完他已经蹲下身来,一只手伸进我的裙内摸我的下身。我隐约看见洪哥的下边已经鼓了起来,把裤子支的老高,像个蒙古包。我紧张的全身无力,浴室内老公平时习惯的作爱的声音不断传来,我不敢相信是真的。我想反抗,可没有勇气和力气,洪哥已经拉开了我的裙子拉链,他一把抱起我,我在他怀里真的好小,他抱紧我,开始吻我,我只有接受,他的手没停,用力拉下我的裙子与内裤,我想去挡,可根本没用,在他面前我真的很弱小。他在我光光的屁股与下身不断捏弄着,我害羞地闭上眼睛。他很快又扯掉了我的乳罩,脱光了我最后一件上衣。他捏着我的乳房对我说:“你奶不大不小,我很喜欢。”他开始舔我的乳头,在我下身的手一直没放松,他的一只手指已经慢慢插入我的下身内,我已经感觉得到身体的本能反应。

  这时我老公抱着洪哥的老婆走出浴室,我看见我老公的那东西插在对方女士的下体中,对方女士双腿盘在我老公腰间,双手挂在我老公的脖子上,我老公双手抱住对方女士的腰。他们一边做一边看着我们。我老公对洪哥说:“我先上了,你老婆真有味。”洪哥显然受了刺激,他狠狠捏了一下我的乳房说:“你老婆也不错呀,她下面都湿了。”我老公他们已经在一张床上大力做起来,屋内都是他们的声音。洪哥把我一把放在床的另一边,他很快脱光他的衣服。我不敢看他,他把我两腿分开,我本能地去挡,我只感觉他那东西好粗,他好粗鲁,使劲地插入我的身体,我只能尽量分开双腿来适应他那东西,我只觉下体涨得好厉害,只听洪哥对我老公说:“你老婆比好紧,真舒服。”他把我双腿举直,开始用力插我。我真的受不了,可本能的刺激却不断涌来,一会儿就不疼了,觉得真是很舒服。那个上午,洪哥做了我好几次,我真不知道他爲什麽这样厉害。其中有一次,洪哥把一个大枕头垫在我的屁股底下,我的臀部高高仰起,他把那东西插在我的里面,然后爬在我身上,嘴亲着我的嘴,双手抱紧我的上身,然后就开始动了,我们的下边互相接触,互相碰撞,肉碰在肉上,发出啪啪的清脆的声音。我老公和对方女士一边侧着头看,一边说看人家玩的多溜啊,咱也加把劲,接着我老公就使劲,对方女士又开始叫起来。一上午下来,我浑身又懒又累, 我累得饭都没吃。

  中午,我在坐便器上撒尿,感觉那里的肉皮和嫩肉都有点火热,尿是顺着肉流下去的,哗啦哗啦的。低头一看黑色的阴毛都给压平了,扁扁乎乎的,紧贴在肉上。

  那个下午,在我强烈要求下,他们没有交换,我还睡了一小会儿。

  可是那个晚上,洪哥发疯似的做我,在家里与老公我一般只做十几分锺就高潮了,而且再做我吃不消。但那个晚上,我只能由着他,毕竟我老公与他夫人也一直在做。有几次我被他做得人差点虚脱,两脚酸得厉害,乳房已经被他捏得淤青。如果开始我是因爲刺激叫床,那后来则是受不了而大叫。

  【完】